– 你抗拒不了的轉變 –

自80年代末開始,桌面排版(desktop publishing) 的革命完全改變了所有印刷的印前制版工藝,所以稱之為革命是因它完全取代及改變了傳統排版及制版的工藝。隨著桌面電腦硬件及應用軟件的高速發展、照排機(菲林輸出機)的不斷更新換代以及菲林質量不斷完善… 在90年代初桌面排版已發展非常神速,而在90年代可以說是整個桌面排版的黃金10年,在這黃金10年里造就了不少成功的電腦生產及發行商、軟件生產及代理商、電腦周邊設備生產商、菲林生產及代理商,當然最重要是桌面排版之龍頭-照排機生產商了。除了桌面排版供應商外,這黃金10年更創造了千萬計的輸出中心及培訓中心… 可以說是百花齊放,百家爭鳴。

然而,菲林輸出的工藝也隨著照排機在90年代中已開始的蛻變和改革使原只輸出菲林變成直接輸出版材(即CTP computer to plate – 電腦直接制版系統)而慢慢息微,在近年更隨著CTP的普及以使全球知名照排機在早年前已全部停產,再加上主要菲林生產商因市場方向轉變使需求急速下滑而離場,進而使菲林價格因供求因素以及銀價原因不斷急速上漲,使用菲林輸出工藝已再難有空間而會漸漸消失。曾經光輝十數載的桌面排版菲林輸出因市場需求急速下滑、硬件(照排機)及耗材(菲林)等原因最終會面對被淘汰的一天。

作為一直被印刷界視為最傳統(雖然作者絕不認同)及保守的絲印又該如何去面對這一轉變呢?首先,我們要認清為何曾很風光的桌面排版菲林輸出會被CTP取代?原因大家可能都很清晰,因不外於:1. 質量,2. 產量,3. 成本低(不用菲林及晒版…),4. 不用拼版,5. 流程少,6. 用人小,7. 環保… 所以至今絕大部份印刷廠都用上了CTP,也不覺得現在用CTP是擁有什么先進設備,反之如果沒有用CTP卻是代表了落後或無實力的象徵。那為何絲印不求變呢?難道他們對那一年漲價數次的菲林情有獨鍾?或是仍堅守著絲印就應是最傳統及保守的或者用英文字cheap的定位?不變成嗎?也許要改變別人對絲印的偏見或要改變用戶的傳統感觀非一兩天的事;而從成本效益上,CTP也已充份地被市場及用戶證明為印刷制版必然之選,再加上照排機已停產菲林供應越來越貴… 那不敢什至拒絕改革的一族仍能堅持到那一天呢?也許在絲印上我們先從技術上分析桌面排版菲林輸出(CTF – computer to film) 與電腦直接制網版(CTS – computer to screen)的要點和市場狀況分別:

CTF桌面排版菲林輸出陽片或正片(film positive) – 使用在絲印晒版上的菲林必須了解幾個要點:

然而,菲林輸出的工藝也隨著照排機在90年代中已開始的蛻變和改革使原只輸出菲林變成直接輸出版材(即CTP computer to plate – 電腦直接制版系統)而慢慢息微,在近年更隨著CTP的普及以使全球知名照排機在早年前已全部停產,再加上主要菲林生產商因市場方向轉變使需求急速下滑而離場,進而使菲林價格因供求因素以及銀價原因不斷急速上漲,使用菲林輸出工藝已再難有空間而會漸漸消失。曾經光輝十數載的桌面排版菲林輸出因市場需求急速下滑、硬件(照排機)及耗材(菲林)等原因最終會面對被淘汰的一天。

作為一直被印刷界視為最傳統(雖然作者絕不認同)及保守的絲印又該如何去面對這一轉變呢?首先,我們要認清為何曾很風光的桌面排版菲林輸出會被CTP取代?原因大家可能都很清晰,因不外於:1. 質量,2. 產量,3. 成本低(不用菲林及晒版…),4. 不用拼版,5. 流程少,6. 用人小,7. 環保… 所以至今絕大部份印刷廠都用上了CTP,也不覺得現在用CTP是擁有什么先進設備,反之如果沒有用CTP卻是代表了落後或無實力的象徵。那為何絲印不求變呢?難道他們對那一年漲價數次的菲林情有獨鍾?或是仍堅守著絲印就應是最傳統及保守的或者用英文字cheap的定位?不變成嗎?也許要改變別人對絲印的偏見或要改變用戶的傳統感觀非一兩天的事;而從成本效益上,CTP也已充份地被市場及用戶證明為印刷制版必然之選,再加上照排機已停產菲林供應越來越貴… 那不敢什至拒絕改革的一族仍能堅持到那一天呢?也許在絲印上我們先從技術上分析桌面排版菲林輸出(CTF – computer to film) 與電腦直接制網版(CTS – computer to screen)的要點和市場狀況分別:

CTF桌面排版菲林輸出陽片或正片(film positive) – 使用在絲印晒版上的菲林必須了解幾個要點:

  1. 首先要使晒版成功的菲林影象必須有足夠密度或稱濃度(D-Max) 去阻擋光線而同時非影象部份能有足夠透明度(D-Min) 讓光線通過曝光。而D-Max及D-Min的數值可通過密度儀去測量,越高的數直阻擋光線能力越佳。如D-Max數值不夠即代表晒版時部份光線可穿透影象而與感光槳產生反應,那會造成嚴重質量問題以及使印版壽命很短又或需要花更多時間修版等等,如影象是屬於網點或細線條那幾乎可以造成破壞。在絲印上建議的D-Max數值應在5或以上,而一般照排機與品牌菲林應可達至D-Max數值6。至於菲林的透明度便取決於菲林使用的片基以及冲洗處理,越低的D-Min數值代表透光率高,而在絲印應用上D-Min數值應在0.05或以下。高於這數值代表部份光可能被阻擋從而產生很多質量,印量以及針孔等問題。菲林的D-Max與D-Min數值分差越大代表越好。
  2. 設備分辨率(解象度) 即dpi(dot per inch) :一般而言這代表輸出機在每英吋內所產生的光點(如照排機等) 、墨點(如噴墨/激光打印機等)。一個500dpi的輸出機代表在每平方英吋內縱橫均有500點。要產生越細致圖象和順滑線條便需越高的分辨率。但設備分辨率與速度是成反比,即越高的分辨率曝光速度是越慢的。當然所使用的光源和光點形狀對質量也會有影响。另外所有照排機或高級輸出機都已備有軟件RIP(光柵處理器) 去解讀檔案進而分析及輸出,對於要求高的圖象如網點細線等,RIP是必須的配置。在印刷中分辨率與可接受的印刷網線的關係約為08(甚至是0.1)即2540dpix0.8=可印約200網線,當然理論上分辨率越高其層次越豐富或線條越銳利,但若超越人眼所能分辨,那犧牲了產量而換來的質量便是浪費,而絲印往往更受制於網紗的精度所限制而對要求的分辨率相對可以較低。
  1. 設備結構:市場上的照排機分鼓式(drum) 及絞盤式(capstan)     兩大類。鼓式即是菲林利用吸氣緊貼附在鼓的內方(即內鼓式) 或外方(即外鼓式) ,內鼓式是菲林固定不動激光頭移動進行曝光,而外鼓式是鼓在旋轉而激光相對是固定進行曝光。所有鼓式是針對高套位精度特別是超過4色/印層,但鼓式一般速度較慢及受幅面長度限制,目前倘存的鼓式照排機最大為對開幅面。絞盤式是利用滾輪帶動卷料菲林前進而同時激光左右移動曝光。絞盤式有較佳的長度靈活性(但仍受闊度限制一般只有18″闊)和更快速度,而且價格較便宜,但相對其套位精度就不及鼓式,如在較大幅面(例如A2-A3)時輸出超過4色/印層,絞盤式未必能套準,如果有很多印層時,絞盤式套不準的機會極高。輸出重覆性 – 即若同時輸出數張菲林後,日後其中一張要更改或損壞,絞盤式是很難只輸出該張要更改或損壞菲林而能套回昔日那套菲林上,一般是需要重做。同時鼓式及絞盤式的設計以針對膠印為主,固均不能滿足大幅面絲印,該等應用便需花不少人力及時間把菲林拼貼才能晒版。
  1. 晒版機:菲林與網版必須通過晒版機進行晒版工序,故晒版機便擔擋著網版最後質量及產量的設備了。一般晒版機通過吸氣把菲林及網版緊貼及固定,再經過紫外光進行曝光。當然晒版的速度取决於光源能量,感光槳及其塗層厚度。而晒版的質量除了拉網及網版感光槳塗佈的工藝外,往往在乎光源設計,玻璃質量和與光源距離。玻璃質量不佳或已做成刮花或/及距離光源短就會產生較大光線折射進而破壞晒版精度。雖然市面上有較好的平行式光源可減低光線折射但其他因素仍存在及重要。對於大幅面絲印便需使用佔用空間的投射式晒版方式,而很多時候菲林只貼在網框而無法用吸氣裝置固定貼緊;對於要求不高的或會用投射影象式晒版,這兩種針對大幅面絲印都不能對速度和質量有過份要求了。

CTF菲林輸出作制版早已被證明是成熟和普及的工藝,而在早期更是為最經濟的方案。設計檔案經過RIP進而在照排機輸出然後通過連線冲片機進行顯影/定影/水洗及乾燥4步驟便把需要的圖象陽片自動完成。經過菲林修正後便可與已準備好的網版進行晒版曝光,之後便可用清水把曝光後的網版顯影及乾燥。如果印刷的要求是多色/墨層時,那在進行晒版前與數個網框拼版的要求就至為嚴謹和重要,否則在印刷時需要浪費很多時間進行套印的設定,什至因套不準而要重做。

CTS電腦直接晒網版系統

CTS與膠印的CTP的原理和流程基本是一樣,主要CTP是用PS版,而CTS則是用網版。CTS最大的優點是完全取消了使用菲林以及因菲林所顯生的其他成本及處理問題例如貯存,損壞等,使整個生產流程及成本得以大大減低。設計檔案經過RIP進而可在CTS把網版直接進行晒版曝光,之後便同樣用清水把曝光後的網版顯影及乾燥。除了成本的優勢外,套版精度也是CTS的另一賣點,由於整個流程均電腦操控故完全消除了人手拼版的缺點、誤差和成本,從而也減低印刷時設定的麻煩及錯誤。

CTS基本上有4種技術:噴墨,熱敏,DLP(數碼光學處理) 及激光。每一種技術均有其利弊,但總的來說就是要使制版工藝更快、更好、更便宜及更方便。噴墨(或臘) 及熱敏技術雖然不需用菲林但仍需要其他耗材(如墨),故仍未能做到零耗材加上受制於精度因此其認受性有限,但針對大幅面絲印的要求仍是有一定吸引力和優勢,但因這並非市場趨勢固在本文不作詳細分解。

數碼直接晒版系統:面對其他印刷的攻擊和競爭,絲印必須急起直追務求以更快、更好及低成本去回應,因此完全是零耗材(無菲林/墨水/臘/藥水等) 的數碼直接晒版系統(CTS)便是大勢所趨:

DLP(Digital Light Process) 數碼光學處理:建基於美國德克薩斯儀器Texas Instruments在1987年開發的DMD(Digital Micromirror Device) 數碼微鏡裝置技術。DMD晶片內置近百萬微鏡,每片微鏡均可按指令反射UV光線至網版感光槳作曝光。這技術擁有對網版感光槳較大寬容度。市場主要使用這技術有比利時的BasysPrint比斯平台式系統,德國CST及瑞士SignTronic 垂直式系統。

比利時的BasysPrint比斯平台式系統利用Steps階梯式曝光模式,其最大網框分別為940×1150及1450×2000,在最大網框範圍下可與多個小網框同時曝光也可兼容傳統PS版,而其分辨率分別為1400dpi或2400dpi,激光頭數量可因應產量/速度要求選擇一或二個,可選用網版墊台確保版面平整。德國CST及瑞士SignTronic垂直式系統均使用Scrolling卷軸式曝光,可處理由650×650至超大網框,而分辨率可由550dpi -2540dpi,備自動對焦系統,並可與各種一體式自動顯影及乾燥機(如瑞士GRUNIG冠利)連線操作。

Laser激光處理:利用一至多支壽命長的激光二極管(laser diode) 對感光槳進行曝光,可以有更高的分辨率,而激光束也可按需升級以增加以提高速度。唯其對感光槳的寬容度相對較低。市場主要使用這技術有台式設計的瑞士Luscher洛森及垂直式的意大利G4 Automation,洛森目前最大網框為600×800 及 1300×1100,而分辨率可由1200dpi -10,600dpi,雖然絲印用不上這高分辨率但也可給用戶可有較多及更高選擇。G4 Automation分辨率由600-2400dpi最大網框為3500×3200

由於各種數碼直接晒版系統均有共同的優點和精度,而在同一幅面下市場價格平均也差不多約歐元20萬起,故當選擇CTS時,首要考慮是網框幅面,其次是分辨率,而絕大部份絲印只需要1400dpi已足夠,是否需要更高分辨率(而犧牲速度及增加成本)便在乎不同應用,相信只有工業印刷如線路版等可能需要更高分辨率其他大部份絲印並無此必要。某些品牌可提供不同激光數量選擇以增加更高速度/產量,這便按客戶的產量而按需决定。總體而言,CTS的生產時間(由檔案開始至制版完成) 平均只是CTF的10-20%而矣,這仍未計算多色印刷時CTF所需的拼版時間。至於用人,更可少於一個人 – 因同一操作員可兼做其他工作而無需100%長駐。

 結 論

無論選擇堅持CTF菲林輸出還是投資CTS電腦直接晒網版系統,減低營運成本及首次設備投資往往是考慮的因素,然而更重要是應考慮到那些系統更能節省時間及人手。而且越高的設備投資往往很快可被其精準度及重覆度而所回報,當然更不用說還有其簡化了的流程和節省了的耗材等優點 – 已普及了的膠印CTP和凹印的電雕機等早已証明了走數碼及自動化系統是必然之路。絲印 – 你的選擇呢?